“大魔王”有实力直接预定歌王可惜被年轻歌手

  湖南卫视《歌手·当打之年》第四期竞演结束,徐佳莹凭借摇滚范的《我还年轻 我还年轻》拿下本期冠军,周深和华晨宇紧随其后,分列第二三名。

  呼声很高的曾一鸣奇袭萧敬腾“败北”,倒是黄霄云以第七名垫底的成绩,有惊无险的继续留在了这个舞台上。

  有些让人意外的是,节目组和参赛歌手都还会有意无意的提起已经被淘汰出局的毛不易的名字。如此看来,现场演唱效果与实际得票情况,真的并没有太直接的挂钩。

  所以对于这场竞演当中,从选曲来说相当理想的日本歌手米希亚最后仅仅获得第五名的成绩,不能否定一个事实:几期节目下来,论唱功和实力,米希亚带给人的震撼,完全超出节目开播之前人们的预料。

  早在《歌手·当打之年》的筹备期间,首发歌手名单公布的时候,就已经引起了大家的质疑:这看起来就是芒果台的老面孔、加流量明星组成的一套“星味并不如巅峰时期的竞演阵容”。

  质疑声一直持续到安静唱歌的毛不易,被演唱技巧丰富的黄霄云奇袭出局之后,到达巅峰。甚至“直接给某某歌手颁奖”的吐槽声频频出现在社交平台上。

  这本身就是一个让人上头的悖论,因为所有看过节目的客观路人应该都会有这样一个疑问:

  哪怕是提前颁奖,按实力也轮不上这帮年轻人。毕竟竞演阵容里还有个“大魔王”般的米希亚在那里杵着呢!

  按照《歌手》多年来的选人标准,往往会挑选一位外国歌手加入到竞演阵容当中,既丰富歌曲风格、也提升节目逼格——不是随随便哪个音乐综艺,都能拉来国际咖的歌手PK。

  对于国际咖歌手的遴选,有着十分严格的标准,当然,你也可以理解成目的性很强。

  要么是高颜值、吸粉能见奇效的歌手,比如“进口小哥”迪玛希,人气到现在都还“嗷嗷叫”。

  要么就是唱功有资格给台上一众华语歌手“上课”的那种,“结石姐”就是典型代表,轻轻松松拿到年度总冠军,靠的就是国际天后的硬实力。

  去年《歌手2019》中的“外国小哥”Kristian Kostov是个例外,因为这一季节目中有内地歌坛“大哥大”级别的刘欢坐镇。兹事体大,外国小哥在节目中太张扬的话,整个内地歌坛脸上都挂不住。

  这一回,又来了位天后级别的唱功巨匠,但节目组给米希亚的包装力度并不算高——可能娱乐圈的风头跟前几年也不一样了吧,就是个题外话。

  《歌手·当打之年》第一期节目,米希亚用一首《现在好想见你》震撼全场,可惜的是当头炮打响却没有拿到榜首冠军,这就是后来被讨论更多的现场观众投票的问题了。

  “好歌献给你”作为当期节目的现场评审,我当时确确实实是给米希亚投了一票的,节目录制结束,我跟同行的几位乐评人交流,发现大家都有给米希亚投票。

  米希亚的演唱风格,算得上是相当标准的实力派日系女歌手的演唱方式,如果用一个词语来总体概括的话,我愿意用“故事性”三个字来形容。

  整首歌曲从头到尾的发力节点,在米希亚的演唱当中都显示出了相当成熟的设计感,而她本身声音的磁性,在婉转的抒情歌曲当中也相当抓人心魄。

  至于在她演唱过程当中非常明显的肢体动作,仔细观察过后也能看出来,都是根据歌曲的情感走向来进行辅助的。论歌曲表现的完整度,米希亚绝对是目前节目当中最为优秀的存在。

  第三期和第四期的节目中,因为“云竞演”的方式导致各个歌手的声音录制情况不尽相同,后期修音的程度也就有了明显的差别。

  远在日本完成录制发回全部演出素材的米希亚,修音程度明显比很多年轻歌手少了很多,但是在相当接近原声的情况下,米希亚的演唱饱和度依然相当高级。

  事实上,米希亚在日本歌坛早已是登堂入室的殿堂级歌手了,用徐佳莹的话说,她是“日本王菲”级别的歌后,国内媒体也会拿毛阿敏或是韩红来形容米希亚在日本歌坛的地位。

  只是因为参加综艺类节目比较少,自己的歌被华语歌手翻唱得也不多,所以并不为国内的年轻观众所熟知。

  但是常年关注日本歌坛的朋友应该都知道,那些更加被中国歌迷熟知的女歌手,甚至是“天后”,像滨崎步、宇多田光、中岛美嘉等等,在演唱实力方面都存在一定的“等级差距”。

  1978年出生的米希亚,父母就是美国流行音乐的爱好者。结合家庭教育的因素,就不难理解美国黑人音乐、爵士音乐对于孩子的影响。

  高中时代开始,米希亚开始接触黑人Soul风格音乐,至于翻译成“灵魂乐”还是翻译成“灵歌”,那就是国内翻译的问题了,最关键的是黑人音乐对于这位冉冉升起的新星在音乐思维方面烙下了极深的印记。

  稍显遗憾的是,米希亚在尝试出道的演艺初期,发展并不太顺利,因为长相不算十分出众,在最初参加选秀的时候并没取得过太出色的成绩。

  一直到19岁的时候,终于在一次试唱会上被唱片公司发掘成功签约。1998年,米希亚成功出道。

  第一首单曲创造50万张的销量成绩、首张专辑上线获得“日本RIAJ认证200万张销量”、首位登上日本“五大巨蛋”体育场的女歌手,这是米希亚在出道之后获得的成绩数据。

  这个蹿红的速度,与她在R&B风格展现出的出色表现力是分不开的。但是米希亚的低调,也让她在出道早期时出现了一个很新奇的局面:专辑卖到脱销,歌迷却压根儿就不知道米希亚是谁。

  在红遍日本歌坛之后,米希亚的精力都放在哪里了呢?显然,并不在向周边其他国家的市场上发展。

  2007年,她已经开始了对非洲贫困地区的援助,多次参加红白歌会借助自己的歌声来表达对和平的期许,呼吁人和世间万物和平共处。

  有时候,我们会觉得很难界定日本人的民族思维与我们的共性,但是对于那些善良的人来说,一定会把这一层积极的因素发挥到最大。

  2014年,她作为嘉宾参加过成龙大哥的“成龙和平友爱北京演唱会”,她也让中国歌迷认识到了这位日本歌手心中的大爱无疆。

  当然,也会有人怀疑艺人在综艺节目中的表现,是否真实、是否刻意打造人设,但是歌手可以表达很多情感的,最后的竞演结果,应该说中国的网友也感受到米希亚的情感了,我觉得这件事本身就已经足够感动。

  虽然已经年过40岁,但“慈眉善目”的米希亚让人丝毫感受不到岁月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

  出道20多年,米希亚的演唱能力结合了自身的天赋以及多年来积淀下来的音乐认知。平心而论,《歌手·当打之年》节目组能把她邀请过来,是一件很幸运的事。

  当然,《歌手·当打之年》作为一档综艺节目,这一季还有很长的播出周期,往年的经验告诉我们,漫长的演出周期对于歌手的风格多样性具有很高的要求。

  过去的4期节目,米希亚演唱的都是抒情感很强的歌曲,其实很多歌迷也期待她能突破新的歌曲风格带给人不一样的刺激。毕竟,以往参加这档节目的歌王、歌后都能够玩转不同风格的曲风,以不同的方式来打破人们固有的印象。

  第二期节目里,她演唱的《骑在银龙的背上》“汉化”版本是范玮琪演唱的《最初的梦想》,第四期节目中,她演唱的《向着未来》“汉化”版本是刘若英的《后来》,凭借在国人心中的熟悉程度收获好评如潮。

  假如未来能够挑选更多在华语歌坛具备足够广泛的听众基础、被翻唱成华语经典的日本流行乐,那么兑现为出色的成绩也在情理之中。

  前文讲过的“结石姐”最后夺冠,选歌选的好也是功不可没。说到底,比赛就有比赛的规则,这档节目未来的发展,真的很让人期待了。